反腐倡廉建设论坛 微博 博客 播客
    注册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案例剖析

警钟 | 从工作好搭档到“贪腐三人组” ——浙江省农村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、 副总经理翁云翔案例剖析

2019-05-20 19:39:36        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
2018年8月9日,浙江省农村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、副总经理翁云翔受贿、贪污案在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,当天受审的还有浙江省农村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属的浙江润?#22836;?#22320;产开发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孙羽翔、原副总经理黄群。
2001年至2014年,翁云翔利用担任浙江省农村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属的浙江润?#22836;?#20135;集团有限公司(以?#24405;?#31216;润和公司)、浙江农村经济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便利,伙同时任润和公司总经理孙羽翔、副总经理黄群,为他人在与润和公司合作开发房地产项目等事项上谋取利益,共同收受他人所送财物,折合人民币994万元,个人从中分得422万元,单独收受他人所送财物,折合人民币99万元,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93万元。
2017年9月6日开始,浙江省纪委监委对?#20174;?#30465;农村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、副总经理翁云翔的有关问题线索进行初核。期间,省监委?#32676;?#23545;省农发集团下属原浙江润?#22836;?#22320;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群、总经理孙羽翔、浙江龙华新世?#22836;?#22320;产开发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吴某予以立案,并采取留置措施。
2018年1月5日,浙江省纪委监委依纪依法对翁云翔采取留置措施。经审查和调查发现,翁云翔、孙羽翔、黄群存在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并涉嫌犯罪。2018年4月3日,浙江省纪委监委决定给予翁云翔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;收缴翁云翔违纪所得;将翁云翔涉嫌贪污、受贿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、提起公诉。
2018年10月29日,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翁云翔等三人受贿、贪污案,?#21592;?#21578;人翁云翔以受贿罪,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;以贪污罪,判处有期徒刑五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80万元;对犯罪所得赃款赃物予以?#26041;桑?#19978;缴国库。
心理失衡,权力观不断扭曲
“白手起家”,翁云翔这样形容自己在浙江省农村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的经历。与他共事过的人,评价他时一般也会说一句“很有经营才能”。
1988年,翁云翔进入浙江省农业投资开发公司(以?#24405;?#31216;省农发集团)工作。1999年下半年,省农发集团决定?#23637;?#36234;州房产公司(浙江润?#22836;?#22320;产开发有限公司前身,以?#24405;?#31216;润?#22836;?#20135;),年轻肯拼的时任越州房产公司法定代表人、董事长翁云翔脱颖而出,成为润?#22836;?#20135;董事长。
灵活运用优惠政策、大力引入民营资本、大?#29420;?#26023;地在浙江省内操刀了好几个“明星项目”——翁云翔与时任润?#22836;?#20135;总经理孙羽翔、润?#22836;?#20135;办公室主?#20301;?#32676;一起,很快打开了市场。那些年,润?#22836;?#20135;一年可以上缴省农发集团1000多万的利润,成为集团旗下最赚钱的子公司,真正实?#33267;司?#27982;效益和社会效益“双丰收”。
“干得这么辛苦,收入却这么少。”在时常过手巨额资金的情况下,翁云翔心里的天平开?#38469;?#34913;。他一方面认为自己经营有方,对集团“功劳巨大”,另一方面看着工资卡里的收入,打心底为自?#22909;黄健?/strong>
“在房地产这么一个充?#24535;?#20105;的行?#25285;?#25105;当?#26412;?#35748;为自己辛辛苦苦干,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。祸莫无来自不知足,咎莫?#40644;?#20110;欲得,当遇到某种特殊利益抉择的时候,又往往‘看得破,忍?#36824;?rsquo;,反复掂量,左右?#21592;齲?#32456;究过不了自己贪欲这道关。”忏悔书上,翁云翔这样写道。
2001年10月,润?#22836;?#20135;与龙华房产公司合作开发绍兴润和庄园项目,双方?#32423;?#21508;占一半股份。眼看着润?#22836;?#20135;这一半的收益达上千万元,?#20174;?#33853;不到个人手里,翁云翔当?#26412;?#21160;了贪念,想要“为自己赚钱”。
于是,翁云翔、孙羽翔与黄群就和龙华房产负责人吴某达成了协议,在龙华房产所持的那一半股份中,吴某占30%,翁云翔、孙羽翔、黄群不出资,各占30%、30%、10%,大家按照上述比例分配龙华房产在润和庄园项目?#31995;?#21033;润。
达成协议之后,为了让龙华房产的利益可?#28304;?#21040;最大化,自己也能从中分到更多的钱,翁云翔把公家的利益抛在?#38498;螅?#21160;用手里的权力,在合同协议里给了龙华房产非常多的优惠条件。最终,翁云翔、孙羽翔、黄群和吴某四人,在一家咖啡店里,将税后利润款1119万元按照事先?#32423;?#30340;比例进行分配,翁云翔、孙羽翔各得335.7万元,黄群得到111.9万元。这些钱?#32676;?#36890;过冲抵借款、折抵保证金、现金转账等?#38382;?#20104;以兑现。
私欲膨胀,千方百计寻机发财
“当时也有人劝我下海。”翁云翔?#25285;?ldquo;但我是又想当官,又想发财,内心深处舍不得权力,又想追求物质利益。”
尝到甜头的翁云翔,觉得自己?#36824;?#26159;“凭?#25293;?#21147;赚了些钱”,“当时政策开放,经济搞活,只有想不到,没有办不到,只要经济上去了,钱赚进来了,什?#35789;?#37117;可以通融。在这种环境下,个人、职工想赚点便宜的思想很普遍。”在翁云翔等人的心里,替公家干的同?#20445;?#36824;要寻?#19968;?#20250;让自己也发财。久而久之,为自己干?#21335;?#27861;越来越占上风。
原本应该是工作好搭档的翁云翔、孙羽翔与黄群,在金钱的诱惑下,逐渐变成了“贪腐三人组”。为?#25628;?#20154;耳目,他们把经营头?#26434;?#21040;了如何“明修栈道、?#20992;?#38472;仓”上,设法运用各种手段,千方百计地“赚更多的钱”,并且自以为这是在聪明地打“擦边球”。
2004年,翁云翔三人看中了健身行?#25285;?#35748;为这是一个比较新兴的领域,与吴某再次达成了协议——合资开设一?#21307;?#36523;俱乐部,注册资本为100万元,翁云翔、孙羽翔和黄群分别投资25万元、25万元和14万元。
翁云翔知道“国企领导是不能自己做生意”,为了规避风险,他们随后以借款?#38382;劍?#21508;投入50万元、50万元和31万元。谁知,“三人组”在市场残酷的竞争中败下阵来。2011年11月,健身公司因经营不善,清算注销。
“我们的投入不能打了水漂!”眼看着不仅没挣到钱,还亏了本,翁云翔急了,三人找到吴某商量对策。吴某也非常“?#31995;?rdquo;,提出所有的损失由自己承担,并个人出资退还了翁云翔三人原先投入的资金。
这样的“合作经营”?#38382;?#22810;了,翁云翔三人的胆子也越来越大。“我们又没有向别人索贿,我们是自己做项目挣钱”,在这样?#21335;?#27861;下,三人什么钱?#20960;?#25379;,什么项目?#20960;?#24178;,只是在“表面上要做得漂亮一些,看上去要符合规定”。
 吴某的公司?#24613;?#19978;市了,翁云翔想要买点“原始股”,但?#24535;?#24471;市场价贵,就找到了吴某,提出要以1元/股的价格进行认购。当?#20445;?#36825;样的“原始股”只有公司股东及内部高管才可以享受。吴某同意?#21892;?#20844;司一位高管代持40万股,将这40万股分给他们三人,翁云翔获得20万股,孙羽翔、黄群各获得10万股。2013年7月,该公司“原始股”解禁出售,翁云翔三人又获得了一大?#20160;环?#30340;投资回报。
“总想把自己的风险?#26723;?#26368;低,把便?#33487;?#21040;最大,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,有好处就去捞,有便?#21496;?#21435;占。”在一次次稳赚不赔的合作中,翁云翔、孙羽翔和黄翔形成了紧密的小圈子。
漠视底线,跌入“贪途”越陷越深
“放松?#25628;?#20064;和思想改造,在世界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上发生了偏差。”站在被告席上,翁云翔的眼泪来得太晚。
据办案人员透露,翁云翔被留置?#20445;?#20173;有对抗组织审查调查?#21335;?#27861;,觉得自己?#36824;?#26159;占了点公家便宜,大不?#31246;?#38065;还回去就行了。
“收别人送的手表、红包,还有与他人合作投资搞项目赚钱,我以为这些最多只是违纪,只是打一点法律的‘擦边球’,不觉?#27809;?#36208;到犯罪的程?#21462;?rdquo;翁云翔?#25285;?ldquo;法纪观念、纪律意识严重淡化,失去了对纪律和法律的?#27425;貳?rdquo;
类似?#21335;?#27861;,孙羽翔和黄群也同样有。在他们看来,只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得“像是符合规定”就可以,殊不知,他们的所作所为,早已严重触碰了纪律与法律的“红线”。
润?#22836;?#20135;在杭州开发的润和山庄别墅项目开盘,翁云翔与孙羽翔又打起了小算盘:“这是我们公司自己开发?#21335;?#30446;,作为内部员工,打个折扣又不是什么大事情。”
基于这样的认识,二人分别以低于市场价210多万和200多万的价格买下了一套别墅。在个人事项报告?#20445;?#32705;云翔和孙羽翔害怕自己如?#24403;?#21578;房产会暴露低价买房的事?#25285;?#20415;分别通过赠予的方式将别墅产权过户到了亲戚名下,?#28304;?#26469;规避组织上规定的个人有关事项报告。
为?#31246;?#22899;儿申请香港永久性居住证,翁云翔再次“跨过了法律的界线”——他把女儿的身份挂到吴某在香港的公司,让吴某为其女儿在公司虚设了一个职位,并于2009年5月至2014年6月期间,在?#35789;?#38469;提供劳务服务的情况下,每月以支付工资为名向她付款1.5万元港币,合计82万元港币。
类似这样的事情,在翁云翔等三人眼里,都“不叫事儿”。
翁云翔坦言,这种“只要企业效益好了,一切都不是问题,”想方设法钻制度的空子,为捞取个人好处,无视纪律法律底线?#21335;?#27861;,在一些国企并不少见。
孙羽翔也坦陈,他在润?#22836;?#20135;担任过党支部书记、纪委书记,可以?#20826;?#26399;从事党务工作。然而,对经济效益的畸形追求,让他觉得“在国有企?#25285;?#20826;建工作、政治思想工作都可以放一边,党组织的‘三会一课’制度也不重要,虽?#40644;?#26102;组织上也给自己提供进修、学习的机会,但自己态度非常不端正,只是当成一项任务去完成,根本没有入心入脑”。
对底线意识的长期漠视,使得翁云翔、孙羽翔和黄群?#35789;?#24847;识到“自己的某些做法可能不太对”,但还是片面觉得“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”,而且“大家都是这么做的”。只是,待他们幡然醒悟,为时已晚矣。(浙江省纪委监委 颜新文 朱诗意 黄也倩 || 责任编辑 杨文佳)
 

分享到:
CopyRight 2012-2019 www.09ng.net All Rights Reserved
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注册通用网?#32602;?a href="http://www.09ng.net" target="_blank">中国共产党反腐倡廉建设网,注册编号:20140507141455286
指导单位: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
联合举办单位: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廉政研究中心
京ICP备13028873号-2|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京)?#20540;?0701号
调研热线:400-856-6589|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3855905
本网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刊用本网稿件须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本网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英超沃特福德水晶宫
北京赛记录直播 pk10到底有人赢吗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哪个好 安徽11选五遗漏 中国福利彩票36选7最新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浙江2 天津时时提前开奖 大公鸡七星彩官网 JDB夺宝电子怎么注册 重庆时时2期必中计划 舟山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 360新时时彩开奖 体彩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一直跟34567 pc蛋蛋输一百万 超级大乐透模拟选号器